核心提示: 在目前存世的陕西厘金类银锭中,白河县厘金局银锭作为较常见的、最接地气的一种厘税类银锭为人们所熟知。虽然它比较常见,但研究意义却不可小窥。铭文丰富的白河厘局银锭既可做专题收藏,又可作为厘税银锭加入陕西税锭的鉴赏行列,完美的体现了陕西槽锭丰富的历史价值和独特魅力。

白河全貌

白河全貌

在目前存世的陕西厘金类银锭中,白河县厘金局银锭作为较常见的、最接地气的一种厘税类银锭为人们所熟知。虽然它比较常见,但研究意义却不可小窥。铭文丰富的白河厘局银锭既可做专题收藏,又可作为厘税银锭加入陕西税锭的鉴赏行列,完美的体现了陕西槽锭丰富的历史价值和独特魅力。

笔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发现的存世白河县厘金局银锭实物中,铭文有15种之多,它们是:白河厘局、白河厘金、白河县厘金局、白河县厘金局章、白河县厘金局万兴长、白河县厘金局万兴炉、白河县厘金局忠信号、白河县厘金局忠信炉、白河县厘金局协兴炉、白河县厘金局新顺炉、白河县厘金局永兴合、白河县厘金局泰兴炉、白河县厘金局恒春东、白河县厘金局义兴炉、白河厘税。

其中,在带有炉名的白河厘局银锭中,我们还能在湖北老河口银锭上看到它们的身影。如湖北“忠信炉 老河口”十两圆锭;湖北“荆门新顺炉 荆门新顺炉”十两圆锭;湖北“泰兴炉 老河口”十两圆锭等。同一银炉名出现在两省不同形制的银锭上,充分说明了随着白河厘局税收的增多,湖北银炉顺势介入和扩张到了白河境内,这也为我们研究清末鄂陕“汉江经济带”提供了重要实物。

繁华的“小汉口”

白河县位于陕西省东南部,大巴山东段。北临汉江,隔江与湖 北省郧西县相望,东、南部分别与湖北省郧县、竹山县接壤,西与旬阳县相连,白河县位于秦头楚尾,古称“南走巫夔,北通商洛,东扼均房,关南险奥,白河尤属襟喉。”

白河在春秋时期称钖(yang)穴。明成化八年,为防御荆(州)襄(阳)、陕南流民,明廷在陕西布政使司与湖广布政使司交界的通衢要冲——今白河县城处设白河堡(bǔ,有城墙的集镇)。由此,开始了白河县城的建设。明成化十二年(1476),明廷划出洵阳县东白石河流域置白河县,升白河堡为县治,编户八里,隶属新设的郧阳府(成化十三年九月,又划归汉中府)。

白河县城河街山陕会馆旧址

白河县城河街山陕会馆旧址

1918年白河码头拉船的纤夫

1918年白河码头拉船的纤夫

据《白河县志》载,明末清初以来,来自湖南、河南、江西、湖北等地的移民迁入白河谋生定居,繁衍生息。白河人口迅速增加,至乾隆末年,白河人口达到近4万余。嘉庆六年(1801),白河总户数达10320户,总人口达51110人。清末,社会虽然动荡,偏僻之地反而安定,自然经济状况少与外界接触,且湖北、关中尚有移民迁入,清末白河县人口上升到63000多人。人口的增加直接导致经济的快速发展。明、清、民国时期,白河县河街商贾云集,馆铺林立,十分繁荣,有“小汉口”之称。陕南和鄂西北的郧阳、郧西、竹山、竹溪的物资运输,全依靠汉江航运。白河县城河街滨临汉江,水运发达,上通安康、汉中,下接郧阳、老河口、襄樊、武汉,发展商业的优势得天独厚。不仅是陕南物资集散地,也是郧县、郧西、竹山、竹溪对外贸易的港口。白河在历史上还是北上长安的交通要道,经白河、上津关、蓝田,可至长安。

据史料记载,当时,沿河街走向,排列着300多家商号。光绪五年(1879)后,县城陆续建起黄州、武昌、江西、两西(山西、陕西)等十几家大型会馆。陕南的桐油、皮纸、生漆、麻、棕、中药材等山货特产均从这里运往老河口、武汉;从汉口、老河口上运的布、盐、铁、钢、瓷器等京广杂货也须经过白河到安康、汉中。特别明清至解放初期,这里日发船8—10艘,江上船只往来穿梭,盛况空前。进出白河码头装卸的船只,由于害怕险滩、土匪,一般结伴而行,每两三天就有一帮,少则二三十只,多则七八十只,从白石滩前缓缓驶来,白帆高耸,衬以青山绿水,远远望去,宛如一幅美丽的图画,这便形成了“白河八大景”之首的“白石风帆”。

至民国初期,进出白河码头木帆货船2~3天即有30多艘(支),申报厘金待验放的木帆货船常保持100多艘(支)。白河港年运出货物量达1800多万公斤以上,年运进货物量达230多万公斤以上,年收缴厘金可达白银10多万两。据1926年的统计数据,载重15吨~70吨的白河藉木帆货船和驳船等达137艘(只)。1931年前后,河街各帮商人又纷纷在汉口、襄樊、老河口、郧县和安康等地设栈行。办理购销业务,传递市场行情。

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白河一直是陕南的交通命脉;汉中、安康(地区)的山货、土产80%以上通过汉江运往华中,民用工业品的70%以上依赖汉江上运,然后再分散各地,这“一出一进”皆通过白河县城汉江码头。

陕南第一局

白河厘金局设于清咸丰九年(1859),配备炮船2只,壮勇16名。厘金局的道员一直由旗人担任,虽是一个局,但道员的官阶比知县还高一级。白河县厘金局作为广货布匹入陕第一厘局,年比额银60787两,在陕西是仅次于潼关厘金局的第二大厘金局。

白河厘金局成立后,汉中、安康、商州和旬阳去郧阳、襄阳、汉口货船必停靠白河码头等待验放或申报厘金,至此一切验放后出境。同时白河厘金局还兼办各县内工商业户开业手续。到清光绪年间,由汉江经白河厘金局验放出陕境的货物有23类之多,入境货物有22类之多。

白河县厘金局

白河县厘金局

据光绪三十二年(1906)白河榷厘员仇继恒所作《陕境汉江流域贸易表》中统计,经白河局过漫川关入西安的货物就有产于广东潮州等地的白糖、红糖;产于湖南的南铁;产于南洋、吕宋等处的苏木;产于东西洋之洋颜料;产于湖北均州、河南邓州之烟叶;产于湖北应城的石膏等。这些洋货以及京广福杂货一方面经白河运入西安消费,另一方面则发往陕西各县以及甘肃宁夏等。

白河厘金局址设白河城关河街(今河街原城关二小下20米处),局下设税卡三处:下卡子(今白河县城下卡子)在白河县城东汉江出陕入鄂交汇处,卡子(今白河卡子镇)在湖北竹山与陕西白河交界处,顺水石门(今中厂镇石梯村。1950年2月前,今中厂大坪村属湖北十堰市郧阳区)在十堰市郧阳区与陕西白河交界处。另设烟、酒、糖三项特种巡卡两处,地方税由具署礼房出票,班头催收,乡村由保正、牌头向花户摊派,一直沿续至民国初期。

白河厘金局抽取汉口、景德镇、黄陂、襄樊的上运水路大宗日杂百货有:布、糖、烟、酒、瓷器、锡器、玻璃、纸、丝绸、盆、镜、蜡烛、火柴、煤油等。在白河码头集散后,销往安康、汉中和四川、甘肃等地。抽取湖北竹山县、竹溪县和安康、汉中、商州各县的陆路、水路大宗山货特产有:桐油、皮纸、木耳、茶叶等。在白河码头集散后,运往郧阳、襄樊、汉口等地。

1874年3月14日,俄国博士皮亚赛特斯基和探险队长索斯洛夫斯基、摄影师沙亚尔斯基一起踏上了中国腹地白河县。他们这样描述白河:“我们在汉江的右岸白河县这个小城前停了船,这是我们在中国所看到过最漂亮的一个城市。它座落在一个山脚下,就像一个露天剧场一样散布在山坡上,最上一端一直延伸到山顶,城的下端连接汉江河谷。县城的周围有一座古老的城墙围绕,那城墙顺着山坡的地势,从两边呈三角形向上延伸,直到山顶与一座三层宝塔和一座非常漂亮的寺庙连接……”

往事并不如烟

据史料记载,1911年10月下旬,陕西辛亥革命起义成功,西安光复;11月4~5日,兴安府哥老会响应西安起义,成功光复兴安府城。西安、兴安光复消息传到白河,黄统等各界人士纷纷响应,白河县城家家户户门口张贴“复汉“二字,爱国团、江湖会(哥老会)等各种革命力量拟围攻县衙和白河厘金局。见此形势,清署白河知县陈官绍宣布起义。爱国团、江湖会众分兵两路,一路捣毁了白河厘金局;一路追捕在白河民愤较大、携厘金局银两连夜乘船潜逃的白河厘金局长荣麟(满族人,因属清正四品候补道员官阶,俗称荣道台),致其被迫投江自杀。

辛亥革命以后,国民政府仍沿用旧制,将收缴的散银铸成银锭,上标“白河厘金”四字为标记,上缴陕西省财政。

笔者查阅史料还发现,白河地区在晚清和民国年间匪患猖獗,经常遭受匪徒的抢劫。民国五年(1916年)党幼卿率部200余人,由夹河关渡汉江至白河县城,营部设在白河厘金局。在向白河县知事公署索要军需粮钱未果后,强行夺去厘金局库存银鞘(旧时解饷银用的盛放物)。6月8日,向县南方向逃走的党部被白河地方民团和群众围堵在高庄峪(今白河县构扒镇)。6月9日,党部丢下银鞘,向西翻山梁突围,从麻虎沟离境。

老河口 万盛炉

老河口 万盛炉

民国期间,军阀、土匪搔扰危害白河最重者,为1932年10月29日至11月1日,豫鄂李昌友股匪3000余人流窜白河县城,土匪奸掳烧杀4天,河街成一片焦土,共计烧毁房屋400余间、死伤居民300多人、“绑票”掳走400多人。后李昌友股匪被四川军阀刘湘收编为1旅人马,白河县派商会坐办文诗庭带赎金前往四川万县(重庆市万州区)交涉,仅赎回被“绑票”者70余人。

追溯白河厘局往事,我们不能不提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清名的两位先贤:杨艎和黄碧川。

据光绪《白河县志》卷八《宦绩·杨艎传》载,白河知县杨艎在任期间创办了白河厘局,他于清咸丰十年(1860)二月离任时,竟然因为缺路费无法走人。白河天池书院山长王贤辅向商人借贷银两给杨艎,杨艎才能上路。

另一位是黄碧川。清同治十三年(1874),陕西巡抚谭廷襄因缺少干练人才,令山阳知县黄碧川总司白河厘税。黄照临深知关系复杂难以处理,辞而不就。要知道,白河厘局局长是一个年收厘税10多万两白银的肥差,黄碧川能拒绝就任绝非常人所能及。

巍巍古城,悠悠汉江。不论是创办了白河厘局却无路费的杨艎,辞清厘金局长肥差的知县黄碧川,仰或是投江自杀的荣道台,被赶走的营长党幼卿;还是围剿“白莲教”的清廷官兵,云集此处的各路商贾,千百年来,一幕幕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在汉江边上幻化成一个个落寞的背影,徘徊在历史长河中。

历史从未走远,只要我们用心倾听。

QQ图片20180117105003

 

作者简介:寸向阳  生于1979年,陕西凤翔人。资深媒体人。出版有长篇小说《透支爱情》、《罪爱》。业余收藏明清赋税银锭。十余年来利用业余时间研究近代厘税制度与影响,致力于探寻历史文化,追索湮灭在历史长河中的人物往事。有志于做一名历史的倾听者和发掘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