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3月29日,三秦都市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宝鸡市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对宝鸡郭家崖遗址北区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古墓葬41座,其中战国时期秦墓葬37座,汉代以后的墓葬4座,确认该墓地外侧尚未发掘区域为一处面积较大的居址所在,而以往发掘的秦墓葬极少见到与其匹配的秦人生前居址,此次发现的“聚落型”墓地在宝鸡一带秦墓发掘史上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秦墓葬出土的战国时期陶器

秦墓葬出土的战国时期陶器

3月29日,三秦都市报记者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获悉,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宝鸡市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对宝鸡郭家崖遗址北区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古墓葬41座,其中战国时期秦墓葬37座,汉代以后的墓葬4座,确认该墓地外侧尚未发掘区域为一处面积较大的居址所在,而以往发掘的秦墓葬极少见到与其匹配的秦人生前居址,此次发现的“聚落型”墓地在宝鸡一带秦墓发掘史上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墓地经过统一规划

宝鸡是秦人在西周晚期开始东扩,从甘肃礼县翻越陇山大阪,进入关中的第一站和大本营。秦人进入宝鸡以后,先后在汧渭之会、平阳地区建都达85年,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据介绍,此次发掘地点位于宝鸡市渭滨区郭家崖村,地处在渭河与茵香河交会处东夹角的二级台地,南依秦岭,西临茵香河,南频渭河滩地,东与八鱼接壤,地势南高北低,比较开阔平坦。发掘的37座秦墓葬均为屈肢葬式,共出土器物117件组,包括陶器、铜器、铁器、银器、玉器、绿松石及料器。这些器物多是用作陪葬的生活日用品,如陶鼎、陶釜、陶罐、陶鬲、陶壶、陶甑、铜带钩、铜镜,还有少数礼器如玉器残块,兵器如铜箭镞,及生产工具铁铲等。

秦墓出土的铜带钩

秦墓出土的铜带钩

“秦人进入关中以后,是沿渭河两岸的台地逐步向东发展的。”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田亚岐根据在郭家崖周边历次发掘资料分析认为,聚落一般都选择靠近河流“居高临下”的台地作为居住地,随着人口的逐渐增加,有限的土地难以支撑粮食的生产,于是又随着战争的取胜和地盘的逐步扩大,又向更加广阔的渭北台塬区域发展。此次发掘的郭家崖秦墓地是一处经过统一规划的族群墓地,不仅规模大,有居址相对应,而且时代多为战国,增添了东周时期宝鸡地区墓葬序列资料,这对于研究秦人在宝鸡汧渭区域的聚落布局与社会形态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另外,郭家崖秦墓地规模大,时代比较集中,又无打破关系,葬式都是比较一致的屈肢,随葬器物比较单一,规格较低,当为国人墓葬。

运用科技手段判定墓地属性

值得关注的是,郭家崖秦墓地还发现了一座瓮棺葬,这种将瓮棺置于完整结构的墓圹内的埋葬形式较为特别。虽然瓮棺器形显现秦文化特征,但同出的一件铲形袋足鬲却是戎式风格。在以往宝鸡东周时期的秦墓葬发掘中,如斗鸡台、陇县店子、凤翔高庄等地均有戎人墓葬的发现,从春秋中晚期开始出现,一直延续至战国中晚期,戎与秦文化相伴存在,两者在墓葬随葬器物组合上相对独立,而郭家崖秦墓内的瓮和鬲却是两种文化属性器物间的组合搭配,说明此时秦戎之间在战国中晚期的宝鸡一带关系更加密切。

在瓮棺坑头龛出土铲形袋足鬲

在瓮棺坑头龛出土铲形袋足鬲

墓葬出土姜戎文化特征的铲形袋足鬲

墓葬出土姜戎文化特征的铲形袋足鬲

由于戎式鬲的出现,这处墓地究竟是具有血缘关系还是地缘组织的人群?针对这一问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西北大学的体质人类学专家正在通过科技手段进行分析,为最终确定为血缘关系的家族墓地或地缘组织结构的公共墓地属性提供科学的依据。

而发掘的几座东汉砖室墓葬中,出土了一件属于四川地区的墓葬习俗、造型奇特的“摇钱树”,以往在宝鸡很少见到,为进一步了解宝鸡在沟通西南西北文化交流中的重要性提供了佐证,为研究古代秦岭蜀道开通之后巴蜀与中原地区文化交流传播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本报记者 赵争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