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 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山梁上的石峁遗址,是目前中国史前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记者昨日获悉,经过一年的阶段性工作,考古人员在位于遗址核心区的皇城台东护墙北段发掘出土一百余片卜骨和包括万余枚骨针在内的大量骨器。同时,在辨认拼对后,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造型生动的大型陶鹰。

1275075240

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石峁村山梁上的石峁遗址,是目前中国史前时期规模最大的城址。记者昨日获悉,经过一年的阶段性工作,考古人员在位于遗址核心区的皇城台东护墙北段发掘出土一百余片卜骨和包括万余枚骨针在内的大量骨器。同时,在辨认拼对后,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造型生动的大型陶鹰。             

考古发掘和研究表明,石峁城址距今约4300至3800年,城内面积达400万平方米以上,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保存基本完好且大致可以闭合的三重石砌城垣构成,城外还有可相互通视的哨所类建筑。其中皇城台为一座底大顶小、四面包砌层阶状石墙的台城,高大巍峨,固若金汤,顶部面积8万余平方米,系大型“宫殿”及高等级建筑基址的分布区;内城将皇城台包围其中,范围达210万平方米;外城系利用内城东南部墙体向东南方向再行扩筑的一道弧形石墙形成的封闭空间,面积约190万平方米。内、外城以石城垣为周界,绵延长达10公里,宽度2.5米左右,气势恢宏,构筑精良;皇城台、内城、外城依势布列;宫殿、居址、墓葬、城墙、城防设施等龙山遗迹星罗棋布。

皇城台基本可以确定为整个石峁城的“核心区域”,除自身相对独立,被内、外两重城垣严密拱卫外,新近发现的大量遗物和特殊遗迹也是皇城台居民等级地位的充分体现。在对皇城台东护墙北段的“弃置堆积”进行清理后,不但发现了长约100米,高8至15米的石墙,还发现了数量超过万枚的骨针。“经过分析,这些制作骨针的原料取材于羊的小腿趾骨。在这一件骨料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切割的痕迹,就是用一些石片或者木片对这个骨头进行一个初步的切割,切割之后会形成一些比较细小的骨条,骨条加工的下一步就是把它做成骨针。”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邵晶介绍,石峁人采集到合适的骨料后,先把它们砸碎,然后从中挑选出长条的骨片进行切割和打磨,把它们做成细小的骨条,再进行打磨和钻孔,最终加工成骨针。整个制作过程中,打磨和钻孔是两道非常重要的工艺,稍有不慎,一根骨针就会报废。

128656030

值得关注的是,考古人员在遗址上发掘出土了大型鹰形陶器。经过拼接复原的陶鹰残高50至60厘米,身体部位塑造得栩栩如生,作展翅伸颈状。通过对大量陶片的辨认,类似的陶鹰多达10余件。考古专家认为,如此大体量的新石器时代动物造型陶塑在国内实属罕见,从造型与结构来讲,陶鹰肯定不是实用器,可能与王权或曾在皇城台进行的宗教祭祀公共活动有关。

陶鹰

“数以万计的骨器及制作骨器的相关遗物暗示出皇城台上可能存在的骨器制作作坊;制作精良、栩栩如生的10余件陶鹰、100余片被集中埋置的卜骨,这些遗物仿佛赋予了皇城台强大的精神甚或宗教信仰内涵......凡此种种,只为表达皇城台居民在石峁城内的最高等级地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孙周勇说,虽未完全统计,但基本可以确定中国北方与石峁基本同时的石城遗址数以百计,仅从面积分析,以几万到十几万平方米的遗址数量最多,面积接近100万平方米的遗址数量急剧减少,而达到400万平方米的仅有石峁城址一座,它的核心地位毋庸置疑。

文/ 三秦都市报记者 赵争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点击排行

评论排行